banner

珍珠港作战航母“瑞鹤”配餐全公开,其中一品号称最佳战斗口粮!

2020-01-02 07:02:18 杏彩_杏彩官网_杏彩代理注册 已读

1941 年12 月7 日,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,太平洋战争序幕旋即拉开。到现在,距离那场大战的爆发已过去了78 年。

1980年5月10日,《朝日新闻》公布了一份原主计大尉铃木大次郎保存的资料——《夏威夷作战衣粮战训》。据说这份资料是航母“瑞鹤”号的特务军官渡边信一少尉在离开“瑞鹤”号到兵学校工作时,根据保存下来的资料编写而成的。

▲日本便利店制作饭团的饭团机。旧日本海军的炊事兵们“不屑”使用这种机械。

宵夜:干面包、营养食物

萨摩军反驳道:“你们少在那胡说八道!要不要给你看看我们吃的饭,那可是像雪一样白的米饭!”

早餐:饭团、煮培根、炒牛蒡、调味海带、腌萝卜

▲日本传统主食——饭团。通常与梅干或腌萝卜搭配食用。

返航后:什锦甜凉粉、加餐(咖啡、冰汽水、能量食物)

战斗口粮有如此多的种类,一般按照主食与点心搭配,当时具体的搭配则是由舰长来决定。“瑞鹤”号从12月5日至10日的菜谱就是根据舰长横川市平大佐的命令制定的。其他舰船也是如此,在粮食搭载准则的基础上根据各自特色进行选择搭配。

▲红豆糯米饭,特别功效是提高士气。

晚餐:饭团便当、炖菜(猪肉、胡萝卜、土豆、萝卜)、腌梅干

▲饭团:日军最佳战斗口粮,有它就敢拼。

其实日本海军从1933 年左右也研究了罐头保存米饭的方法,1938 年开始使用罐头米饭,接着海军同意将米饭换成罐头饭,同年9 月,通过军需部提供给潜艇,但潜艇乘员们对此评价并不怎么好。

出击前:鲔鱼海苔寿司、煎鸡蛋、炖菜(萝卜、胡萝卜、松茸)、加餐(苹果、红茶、能量食物)

原标题:珍珠港作战航母“瑞鹤”配餐全公开,其中一品号称最佳战斗口粮!

前面提到“瑞鹤” 号晚餐有一道菜是“炖菜”,不知为什么,海上自卫队自成立后 直到上世纪50 年代中期,队员吃的便当里还有这道菜。特别是江田岛上的干部候补生学校,学生们进行行军或战斗训练时携带的便当里,全年的配菜中一定有这道炖菜。可能是因为厨房里有从旧日本海军留下来的炊事员,所以这种海军菜谱就继续存在下来。

(具体的可以参照本公号之前的文章: 海军料理帖No.1——珍珠港奇袭时航母“瑞鹤”之美食便当 )

其实,饭团作为日本士兵的战斗口粮的例子自古就有,比如在西南战争中就有这么一段小插曲。1877年 2月,明治政府军和萨摩军在田原坂展开持续猛烈的战斗,虽然政府军在 3月 20日突破了田原坂,但两军在当地仍有一些小规模的冲突。根据《日录田原坂战记》里的记载,有一段 3月 30日两军在植木口相距几米对峙时的口舌战。

官军:“喂,你们每天只吃小米饭,肚子很饿吧。”

关于那场序幕战,在街头巷尾引发数不尽的议论,但大多数是关于战术、兵器等,却难以看到写关于参战日军官兵饮食的书籍。即使是日本防卫厅总结很多资料后编撰的《战史丛书》里,也没有记录这天 航母机动部队的九七舰攻、九九舰爆和零战飞行员们出发前食用的早餐内容,可能这些琐细小事不值得写入战史吧。但是,俗话说 “ 战斗力来源于胃”, 食物对战斗力的影响不可小觑。

根据这份资料的记录,参加珍珠港作战的“瑞鹤” 号在当天早上供应的战斗口粮是饭团和炒牛蒡等,战斗后为消除疲劳还提供了少量的威士忌。具体如下:

有细心的读者会发现,日本海军供应的战斗口粮中很少看到三明治或牛油卷等面包食品,主要还是因为日本人最喜欢吃米饭,所以每餐几乎都有饭团。与美国大兵不同,日本士兵即使是在很紧迫的情况下还是偏向于吃传统食物,这是他们的一大特性。也就是说,只要有竹笋皮包着的饭团和腌萝卜,他们就会没有怨言地奋勇战斗,对于日本海军来说,这是最佳的战斗口粮(便宜且省事)。

到了太平洋战争时期,饭团依旧是日本士兵离不开的战斗口粮。只是难为炊事兵们了,视军舰规模大小,炊事兵们需要制作几百甚至几千人份的饭团,那是相当辛苦的工作,饭一熟就开始捏,手被烫得通红,最后整个手肿得就像被火烧伤一样(在本号连载的《海军炊事兵物语》中有详细描述)。

▲偷袭珍珠港前合影留念的“瑞鹤”号航母舰战飞行员们。

A 、航母“瑞鹤” 号乘员的战斗配餐:

虽说是战斗口粮,但在真正的战斗时根本顾不上吃东西,准确地说,“战斗口粮”应该是为战斗准备的食物,或者是在战斗间歇时吃的食物。因此有各种各样的形态,预想了各种可能遇到的情况,如长期战斗、没有时间准备的战斗、战斗中烹饪设备受损等等。如果是厨房里的烹饪设备被破坏不能烹饪的情况,为此准备的战斗口粮基本就没什么选择,只能啃干面包。现在市面上有用白米、杂粮或红豆糯米做成的自热饭出售,当时也有罐头饭,但肯定不如现在的便利,而且海军也不怎么使用。

扫一扫

展开全文

B 、航母“瑞鹤” 号舰载机飞行员的战斗口粮:

紧急口粮:机上应急口粮(根据状况提供)

▲日本自卫队提供的部分罐头米饭,分别是什锦饭、白米饭、鸡肉饭和红豆糯米饭。

不知道是因为保持着用手捏的饭团最好吃的信念,还是为了展现主计科炊事兵们在其“战场”上的干劲, 所以舰上根本没有考虑腾出空位放置像现在便利店内都有饭团机。当时还没有发明出家庭用的饭团模具,好像只有把米饭塞到竹筒,然后一面挤一面用菜刀切成一个个的饭团。但这样一来比用手捏更花时间,所以实际上没有投入使用。

“接着,(他们)就把一个团饭投到我们的阵地里。”这是官军某士兵在他的《从兵日记》里所写的内容。所谓的团饭就是饭团。这段记录足以表明饭团已是那个时候战斗口粮的主角了。

▲一幅体现萨摩军扔饭团的图片。

另外,“瑞鹤”号舰载机飞行员的口粮与普通舰员不同,是卷寿司和煎蛋,用餐环境是主要考虑的地方,这两种口粮方便飞行员在单手握操纵杆时也能食用。

中餐:饭团、关东煮(牛肉、萝卜、芋头)、腌萝卜

现在的海上自卫队的菜单中仍保留有旧日本海军的战斗口粮。比如根据时间是否充足以及情况的紧迫程度来选择食材或菜单,号令也基本按照以前那样“准备分配战斗口粮”“领取战斗口粮”等顺序下达。不同之处是增加了食品种类,例如前面提到的罐头饭,不仅味道好,而且使用方法也变得简单,经常在训练或救灾支援活动之时作为紧急粮食使用。只是,在舰船上进行战斗训练时,队员们吃的仍是饭团便当,而且负责制作的炊事兵等补给科员依旧坚持用手捏。

这种战斗口粮的思想似乎也植入了普通家庭,总之,日本人在紧急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准备饭团。

在临出发前,“瑞鹤” 号除了装载物资弹药,还有各种被服和粮食。“瑞鹤” 号从吴军需部领到了81 吨白米、25 吨精制小麦、7 吨干面包、5.5吨无骨新鲜猪牛肉、11 吨新鲜鱼肉和26吨新鲜蔬菜等大批粮食,此外还有不少其他带有特定功效的食物,比如能够鼓舞士气的红豆糯米饭和牡丹饼,提高士兵战斗欲望的甜点和酒类饮料等。